朱厚熜丝毫没有心疼罗钦顺的意思,相反还补充了一句,“十天之内,朕要看到结果!”

  这句话出口,等于给这位尚书大人直接判了死刑。

  罗钦顺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回的衙门……没错,他直接回了礼部,连家都没去,实在是没有办法了,时间不等人。

  想查清楚,从开国以来,对已故官员有多少优待,这是个几乎回答不了的问题。

  首先洪武朝,永乐朝,甚至包括土木堡之变以前,由于时间久远,档案缺失,这就是说不清的烂账。

  在往下呢,虽然礼部有记录,但是这也仅限于高级官员,或者有特殊贡献的,有很多官吏死后,虽然有优待,但是却不在礼部,而是在吏部。

  吏部!

  罗钦顺突然想到了办法……这个办法就是甩锅!

  他先在礼部清查,经过三天的忙活,罗钦顺查了几十位已故部堂高官的情况,然后就带着卷宗,往吏部来了。

  好巧不巧,现任的吏部尚书叫杨旦。

  说他或许没有清楚,但是提起他的曾祖,估计无人不知,那就是大名鼎鼎的三杨之一的杨荣!

  杨旦在弘治朝中进士,当初乔宇被罢免,让他接任天官的呼声就很高,奈何杨一清各方面都压了他一头,没法子,只有等到杨一清入阁,他才上位。

  算起来屁股还没坐热乎,罗钦顺就来了。

  “杨天官,你看这事怎么办吧?”

  杨旦狂翻白眼,“罗大人,我们家祖上虽然大名鼎鼎,但是后辈子孙却没有靠着他老人家的威名,获得什么优待啊!而且我现在也是二品尚书,按照道理,也可以免除徭役的。还有我们杨家,历代都有读书人,历代都有当官的,这本就是说不清楚的事情,你让我如何是好?”

  罗钦顺两手一摊,苦笑道:“天官大人,你说的我也知道,可问题是天子要让礼部给个交代,可我根本就没法交代!”他顿了顿,“杨大人,你要是不能帮忙,我也只有弹劾吏部,说你们不配合!”

  “你!”杨旦气得脸都白了,这家伙简直就是个无赖。

  他沉吟了良久,这才道:“罗大人,咱们先弄清楚,陛下为什么要查这件事?”

  罗钦顺道:“这还用问,当然是想税收了,咱们陛下都要穷疯了。”

  杨旦颔首,“的确有官员死后,家人依旧打着旗号,躲避赋税徭役。可问题不是咱们礼部和吏部能管的。”

  “那是谁?”

  “当然是户部了!那些已故的官吏有多少田产,免了多少税赋徭役,他们户部该有个说法,对吧?”

  听起来好有道理!

  那还等着什么,去找户部啊!

  杨旦和罗钦顺一起杀到了户部。

  户部尚书是孙交,这位是朱厚熜提拔起来的帝党成员,面对两位尚书的质问,孙交把两手一摊。

  “你们问我已故官员有多少土地?我可以告诉你们,我他娘的连现任有多少我都不知道?”这老头直接爆粗口,“户部是管着钱粮田赋不错,可我们户部没有一个征税的差役,我们只是负责核算,你们要想把账推到户部头上,那我只有一个办法。”

  “什么办法?”罗钦顺迟疑问道。

  “很简单,那就是清丈田亩,把所有土地都弄清楚怎么回事!”

  “你,你疯了!”罗钦顺怪叫道,要是能清丈田亩,还用得着这么费事吗?

  孙交也是死猪不怕开水烫,事情就这样了,陛下问的事情,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能力范围,根本就不可能有准确的答案。

  最好的办法,就是多揪出一些已故官吏,砍几只死老虎,糊弄过去就行了,陛下不是要钱吗?

  就给陛下一点钱,除此之外,也没有别的办法了。

  “两位大人,事情到了这一步,咱们三部必须咬死了,不能出卖对方,做不到就是做不到,若是谁推诿卸责,不愿意扛着,天打五雷轰!”

  三位尚书大人,竟然对天发誓,这也是没谁了。

  他们在商量着对策,王岳也在家里“养伤”,为了让自己看起来更接近一个伤员,王岳每天的睡眠增加到了五个时辰,中午还加了半个时辰的午睡。

  在伙食上面,每天加了一颗鸡蛋,半只老母鸡,晚上还有夜宵,烤鸽子……结果就是一向干瘦的王岳,竟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章节目录

我是王富贵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此生因你空欢喜只为原作者青史尽成灰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青史尽成灰并收藏我是王富贵最新章节